maystef

那么小朋友
不管怎么样不管在哪里
你做好自己就行了
不要管别的了
可以吗

不禁为自己的这一学期担忧。
☹️

【土特产cp】重逢

手痒产物,文笔渣。
本来想写刀,但是情人节自己是个单身狗就算了,粉的cp不能太惨吧。
于是,就这样了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(一)

王大顶注视着陈佳影,准确地说是南门瑛,一步步走远的背影,这一次,是真的要分开了,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再见呢?

南门瑛表面上依旧像原来一样冷静,却还是在转过身的一瞬红了眼眶,再见,还是,再也不见?

(二)

王大顶回了黑瞎子岭,王大花还没和他说上一句话,他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。

第二天,刘金花收到消息,吵吵嚷嚷地砸着王大顶的房门,“好你个王大顶,把自己锁房间里算什么大老爷们啊,你有本事把门打开啊,你这怂样嘿。”

门开了,王大顶双手把着门,一双布满红血丝的眼睛盯着刘金华,终究低下眼,说了一句:“花儿,你,走吧,找一个爱你的人过日子,我……”
“终于还是等到了这一天对吗,我刘金花不缺人追,也不是那种要死要活非供着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的娘们,好呗,走就走呗。”

看着刘金花气冲冲转身走远,王大顶心想,我果然是个人渣。
那么你,现在在哪,又在做什么呢?

(三)

南门瑛先是被组织调去了北平,然后辗转南下,南京,上海,江西,云南……待了那么多的地方,不像从前那样出生入死,现在跟着组织大部队分析情报,除非是大部队遇到突袭被迫迁移,其他情况下生活规律。

南门瑛手下有一个姑娘小张跟着她工作,小她七八岁的样子。

小张总觉得她的瑛姐是个让人猜不透的人,远远看上去端庄有气质,面上总是冷冷的没什么大的表情,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,可其实人很亲和,工作上自己有什么不懂的问她也总是很耐心。

有一次组织被迫秘密迁移,路上条件简陋,小张被安排到和南门瑛晚上在一个房间休息,小张有点忐忑,倒是南门瑛给了小张一个微笑。

晚上小张走进没点灯的房间时,看到南门瑛靠着窗站着,望着窗外,南门瑛没有回头,小张想说点什么,却也不知道能说什么,便躺下休息了。

之后,小张发现她的瑛姐经常在黑暗中倚着窗发呆,轻声叫她她也总是听不到,有一天小张一觉睡醒后,下意识往窗边瞄了一眼,竟看到她的瑛姐在抹眼泪,吓得小张赶紧闭上了眼。

(四)

南门瑛之前经常做噩梦,梦到日本人拿枪指着她,梦到一个个同志的鲜血淋淋的尸体,然后惊醒。

可离开和平饭店,从此告别陈佳影这个身份后,她的梦中却终是出现这样一个男人,留着小胡子,念着莎士比亚,腿伤却还是不安分的一个男人,那个说只想做她一个人的英雄的王大顶。

她觉得她一定是疯了,和王大顶不过一起在酒店里呆了十天,十天而已。

南门瑛变得经常发呆,每天晚上望着窗外,她会想着王大顶在哪,在做些什么,他不会真的把黑瞎子岭带上抗日的道路了吧,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受伤……

(五)

1950年

南门瑛已经被调到北京,一天,她听到了同事在谈论高兰进行历史文化建设,要重修和平饭店等伪满旧址的消息。

她又想到了那个男人。

大半年后,当南门瑛再一次踏上高兰这片土地的时候,心是在颤抖的。

高兰的伪满旧址重修完毕,今天是和平饭店开放参观的第一天。

南门瑛说不清她是什么心情,紧张,期待,还是惊恐,王大顶和陈佳影,这两个名字,早就被遗忘在历史中了吧。

从十五年前到现在,不断的战乱中,她不知道和平饭店被重修过几次,现在的和平饭店和最初她来的那个和平饭店还有几分的相似。

本以为在外漂泊惯了,不会有什么“近乡情切”的感觉了,高兰的街道和十五年前的也不一样了,可她却在能够看到前方百米处的和平饭店时慌了,双手双脚控制不住地颤抖,踩着高跟皮鞋一步一步走近。

参观第一日,来来往往的人很多,南门瑛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努力使视线穿越人群,是自己眼花了吧,她想。

继续走近,这一次,她看清了五米远处站着的那个男人,不敢再动。

两人目视对方,红了眼眶,弯了嘴角。
终于,他们都在对方的视线中了,真好。

(六)

他不像之前那样一身痞气。
她不像之前那样一脸浓妆。

十天的相伴,却不小心占了十五年的心,还好,都还在。

END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怕是再写下去就偏到BE了